爱游戏:ChinaJoy同期会议媒体联合采访实录之九

  ChinaJoy同期会议媒体联合采访实录之九:

  坚守以棋牌游戏为核心的产品多元化发展

  ——CDEC大会媒体联合采访竞技世界(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郑海生实录

  采访时间:2014年7月30日下午

  主持人:媒体朋友们大家好,这位是竞技世界(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郑海生先生,大家可以就自己关心的话题进行提问。

  记者:我是第一游戏的记者,大家都知道竞技世界主要是做棋牌类游戏的公司,我想问一下,随着微信这种社交平台的日益普及,您觉得有没有可能将棋牌类游戏通过微信朋友圈这种客户需求粘性较大的平台进一步拓宽市场?

  郑海生:棋牌类游戏本质上也是社交游戏,下围棋也要两个人一起下,所以关于社交方面的粘性,对棋牌游戏毫无疑问是很重要的。但棋友和牌友的关系比较特殊,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面向棋友和牌友的社交系统,腾讯微信的朋友圈更多的是面对熟人、同事、家人这样的群体,和棋友、牌友还是有所差异的。

  记者:有没有可能通过咱们的游戏,让即便不在一起的一家人也可以凑一桌打牌或下棋?

  郑海生:一个家庭中所有人都愿意玩牌的概率比较低,所以我们并没有专门的去往这方面考虑。但现在我们的游戏已经可以做到这点了。

  记者:在未来,你们有没有构建社交平台这方面的计划?

  郑海生:我们肯定是不会做微信这样的社交平台,腾讯在社交平台上面的能力是很值得敬畏的。我们竞技世界还是主要会去做棋牌类游戏。腾讯的朋友圈也在推一些棋牌游戏,但是它的用户群更偏向于用棋牌来消磨时间,所以我们和腾讯在棋牌类游戏上的定位不同。

  记者:是因为(竞技世界和微信)的运营差异化问题吗?

  郑海生:对。

  主持人:这样说的话,竞技世界的用户应该是偏向竞技,但在传统的棋牌游戏公司中,像联众世界的产品也是偏向竞技方向的,但近期它可能要向手游方面发展,对于这个您怎么看?

  郑海生:首先,我所看到的联众世界的口号中的表述还是偏向于(做)休闲(类的游戏),他在竞技(游戏)上面的投入和产品质量跟我们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可能其他的(竞技游戏)平台更偏向于把竞技(游戏)当作一个宣传口号或是一个营销点。

  记者:我是新浪游戏的记者,您觉得手游市场是否蚕食了休闲的端游市场?

  郑海生: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而且已经发生了。

  记者:您觉得棋牌游戏市场未来的走向会是怎样的?

  郑海生:我觉得游戏圈一直存在着一个误区,总是用设备的分界来对游戏的内容进行分类。其实棋牌游戏只是一个游戏品类,可以在PC上面玩、手机上面玩、pad上面玩或者拿着电视遥控器在电视上面玩,对用户而言都是在玩棋牌游戏。去以一种特定的区分方式去区分游戏种类,没有多大的意义。

  我们作为一个专业的,致力于做出用户喜爱并满意的棋牌产品的游戏厂商,我们同样会关注用户设备的选择方向。

  记者:现在(竞技世界在移动端)做得怎么样?

  郑海生:我们现在在手机平台上面的同时在线人数最高达到20多万人。

  记者:以后(竞技世界)是否考虑举办一些线下活动?

  郑海生:线下活动我们一直在做,我们有一个和国家体育总局合作的品牌赛事叫“斗地主权威锦标赛”,今年已经是第六届了,这个赛事的竞赛规则是我们在国家体育总局的指导下写的,国家体育总局觉得“斗地主”这个名字不太好,换成了“二打一”。

  记者:我是来自威锋网的记者,请问您觉得的棋牌游戏未来的发展应该从哪些方面寻找突破口?

  郑海生:棋牌游戏发展目前所面临着比较大的困境,比如说00后或是95后,都不太喜欢玩牌了,现在的市面上的游戏太多元化了,棋牌游戏的受众大多数还是25岁以上的人群,这是我们最主要的目标客户。我们也在为这些用户做社交平台的搭建、游戏目标的清晰化,包括控制游戏的节奏和速度等等,争取让用户在闲暇的二三十分钟时间里也能体验到游戏的乐趣。

  记者:咱们这个棋牌游戏是游戏里面细分的分类,您怎么看棋牌游戏未来的发展?

  郑海生:棋牌游戏的历史很悠久,它的用户群也是非常的庞大。还有很多的竞技游戏叫做“人格独立化游戏”,这种游戏的玩家认为我就是我,我在游戏中和别人打,我赢了我输了都是自己的事情,“人格独立化游戏”的典型代表就是RPG游戏(即Role-playing game,角色扮演游戏),大家会看到很多爱玩RPG游戏的人打不了牌,这些玩家在精神上受不了自己输掉;棋牌游戏是越出越勇,每一把牌都在变,赢了或是输了,都是一个自我提升的过程,所以它的生命周期是很长的。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郑海生先生!

  (说明: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被采访人及相关媒体记者确认,仅供参考)

浙江体育彩票浙江风采网海南体彩网海南彩票湖北体彩网

发表评论